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科普教育

试管肉你吃吗?

来源:slate.com 发布者:Admin 时间:2014年08月14日

 
作者:Rachel E. Gross,翻译:基因农业网(王晓肖,程清清),原文链接:http://www.slate.com/articles/technology/future_tense/2014/09/lab_grown_meat_is_it_kosher.single.html

上帝在《创世纪》中授予了人类对动物的统治权,但如今这种统治却成了地球上最大的威胁之一:畜牧业不仅释放温室气体、浪费资源,动物生存更加艰难,甚至宰杀很多动物。去年八月,为此困扰很久的荷兰生理学家Mark Post提出了一种解决办法:无需宰杀牛的牛肉汉堡。他称之为“试管汉堡”。

首先,他自活牛中提取干细胞,然后将这些干细胞浸在培养基中辅以电流刺激,直到其繁殖出数十亿个细胞形成一块可食用的肉。Post将这个过程比作将蝾螈的尾巴切掉之后又让它长回来。他说:“就是让细胞在体外完成它在体内的分内之事。”

这种肉与牛肉“没有生化区别”,他说“唯一的区别就是我们不用杀牛。”

Post 不是第一个想象试管肉的人。1931年,温斯顿•丘吉尔就写道,“五十年后,我们会将鸡的不同部分在合适的介质中培养出来,就不必再为只吃鸡胸或鸡肉而养鸡的荒唐事。”丘吉尔的话即将实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用未分化干细胞培育出了器官。到2000年,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就称,鱼块长成的鱼片有可能成为航天员食物。

但是Post却第一个用生物工程制造出了可接受的、广泛食用的肉。今年8月,他将他的汉堡放到伦敦的一档电视美食节目里接受检验,据电视节目透露,谷歌的联合创办人Sergey Brin资助了该项目。黄油烹炸,与面包屑混合,再和一些西红柿、生菜和一片芝麻面包一起端给了食物记者,结果怎样呢?“这对我来说就是肉。”有人说道。

这件事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所谓试管肉,引起了技术人员、环境保护者以及动物权利组织的想象,其中包括善待动物组织。2008年,善待动物组织提供了一百万美元给第一个研制并推广试管鸡肉的人。五月,《生物技术趋势》杂志一篇文章数据显示,试管肉可以起码减少达95%的土地使用量、用水量以及温室气体排放量。该论文作者写道,“试管肉有伟大的道德使命”。

当然,不是所有人都为食用培养皿中长出的肉感到激动。2014年的一份皮尤调查发现,80%的美国人不愿意尝试试管肉,批判者警告说试管肉还需要接受更多测试。他们说,目前为止,还没有国家允许消费试管肉,因此“科学汉堡”可能存在着隐藏的健康风险。另外,每磅试管肉售价30美元是非常昂贵的。

支持者们却预测试管肉最终会出现在超市货架上。Post希望能在五到七年内将这种汉堡商业化,其他支持者则力求缩短这一时间表,其中包括总部设在纽约的3D生物打印公司Modern Meadow(译注:该公司今年还得到李嘉诚投资)。来自不同宗教的领导者已开始调查试管肉是否能够符合其饮食规定。

对拉比 (犹太宗教领袖,尤指有资格传授犹太教义,或精于犹太法典之犹太教堂主管)们来说,首要问题是:这是犹太洁食吗?在得到最后的答案之前,试管肉必须清除许多犹太法律的阻碍,这是无可厚非的。辩论的中心是细胞的来源,有人说细胞必须来源于符合犹太教规定的动物,即偶蹄动物类和反刍动物。正统犹太部的负责人,拉比Menachem Genack说:“按照一般原则,来源于不符合犹太教规定动物的东西是非犹太洁食。”其他人,像叶史瓦大学生物学系主任拉比Carl Feit,说即使供体动物不符合犹太教规,但试管肉仍是犹太洁食。Feit指出犹太法律中的废弃原则,该原则说,食物中含有微量的禁用物质是完全可以的,只要不超标就行,否则就得禁止。例如,如果一片肉掉入了一杯牛奶中,那么只要肉在混合物中的比例不超过六十分之一,这杯牛奶仍然会被认为是犹太洁食。

如果没有适用于试管肉的这条法则,就不得不表明这数以亿计的牛细胞真的是靠培养复制转变而来的。“它们真的失去了牛细胞特性了吗?”Feit问道,“现在,我不相信是这样。”

对拉比们来说,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决定未来的食物是肉还是完全新的东西。犹太教法典学者David Lichtenstein反驳说,既然它具有肉的所有物理性质,试管汉堡“应该也具有了所有犹太法律所规定的普通肉的全部特质,”他在所著书的标题中写道:时事的犹太法律辩论。但是正统联盟的Genack不同意他的观点。Genack说生物工程牛肉更像是牛奶,犹太人将牛奶视为肉的一种衍生物,但不是肉本身。他说:“并没有什么法则说由肉产生的东西就是肉。”同样地,如果用细胞来制造一个复制品,那么其结果就是一种与原物质不一样的东西。因此Genack总结道,假如动物是犹太洁食而且可以被正当宰杀,那么试管肉就应该是素馨(不含肉和奶)的,既不是肉也不是奶制品。这种逻辑为某种神奇的东西---符合犹太教规的干酪汉堡包,提供了可能性。

除了试管肉是否符合犹太教教规外,还有更为崇高的伦理问题,这些问题不仅在东正教引发了激烈的辩论,还在保守派、改革派、重建派和犹太复兴圈子中引发了激烈的辩论。美国的犹太理事会生命伦理委员会的前主席Rabbi Moshe Tendler说,这种有潜力的食物使得犹太教要去考虑一些既能解决饥饿问题又能防止动物被残忍地宰杀的创新方法。 “上帝给了我们一个半成品的世界,并我们去探究自然的法则,”他说,“当出现了可以造福人类的东西,这么做就成为了一种神圣的职责。”

说到万能的上帝,用细胞制造肉类能被认为是“扮演上帝”吗?相当于厨房里的侏罗纪公园?有机食品认证家Rabbi Reuven Flamer认为是这样。“上帝在食品和人类身体之间的和谐中为我们创造了生命,掌握生命的想法是一个光滑的斜坡,”他说,“当我们在制造这个斜坡时,我们并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犹太教不是唯一一个努力克制试管肉波及面的宗教。圣母大学伊斯兰研究中心的教授Ebrahim Moosa 说,“扮演上帝”也是一些伊斯兰教徒担心的问题,对他们来说fitra或上帝赐予的自然是基本的价值。在实验室里培养肉类可能会被中断,因为人类干预了自然,因此就违背了fitra。另一方面,因为试管肉的目的是通过防止环境恶化、允许更多的动物生存来保护环境的,它也可以被看作是在支持自然的指令,Moosa这样说道。

印度教祭司和牛津印度研究中心主任Shaunaka Rishi Das说,在印度教徒看来,用动物细胞来制造肉类是人类狂妄自大的例子。Shaunaka Rishi Das 解释说大多数已经戒除掉肉类的印度教徒不同意西方对非人类生物的统治原则。“那是一种完全不同的哲学出发点,”他说,“那不是:我是你的主人。而是:我是你的仆人,我是大自然的仆人,我是动物的仆人。”他还说,即使动物没有被杀,人们仍然会主张说用他们的细胞。

另外,他指出,养活世界最经济的方法不是用肉而是用素食。“那不是我的生存需要,而是味蕾需要。”他说。

热点评论

如果有什么可以突出圣经有多么的荒谬,那一定是希伯来圣经中的荒谬饮食教规。
—An Thrope

尽管犹太人自己也许不吃肉,但是许多犹太素食主义者都说生物工程版本的肉可以作为一种实利主义的妥协。“我们相信任何能帮助提升犹太人对动物的怜悯的价值以及能促进保护环境的事情就是一件好事。”北美犹太人素食协会副主席Noam Mohr 说。“这也许是一个使仍然渴望肉食的人保持犹太价值观的办法。”或许跟随了前以色列国家首席拉比、著名的素食主义者Abraham Isaac Kook 的脚步,许多当代的犹太领导者都对此很感兴趣。如果有一种方法,既能满足那些要吃肉的人的生理需求,又不会使任何动物感到疼痛,那么,在Kook拉比看来,这对犹太教来说将是一个巨大的精神飞跃。”Feit说,他倡导“谨慎而乐观”地购买这种汉堡。

当然,要战胜数千年的传统,光乐观是不够的。犹太文化对肉的依赖仍然很严重。事实上,犹太法典说过:“没有肉和酒就没有快乐。”犹太人是否会接受他们的牛腩和鸡肉汤里存在Flamer所称的“仿制肉”还未可知。“在面对实验室培养出的肉时,人们会怎样祈祷?”复兴派拉比Rachel Barenblat想到,“这可能需要一些礼拜仪式式的创造力。”

这篇文章最先出版在Moment杂志的九月/十月期刊中。Moment杂志是一本独立的政治、文化及宗教双月刊,由诺贝尔奖金获得者Elie Wiesel共同创立。

Rachel E. Gross 是Moment杂志的特约撰稿人,经常写关于科学与文化间交集的文章。她的文章曾在《Wired》、《新科学家》以及《纽约时报》中刊登过。

    来源:slate.com

    【打印】 【关闭】